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69章 69(1/2)
老婆结婚吗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顾迟溪从首都回来那天, 罗谦被警察带走了。

  她看着他上警车,那怨毒的眼神恨不得把她生吞活剥,嘴角却勾着诡异的笑, 让人背后发凉。经过身边时,他只小声说了一句“多的是人想要你死。”

  顾迟溪表情淡淡的,看着警车远去。

  她一点也不惊讶。

  很小的时候她就活在死亡的阴影下, 虽然没有真的死去,但也受了不少恐吓。那些人, 从前杀不死她, 今后也不可能杀死她。

  她想明白了些事。

  罗谦或许从王丽雅口中得知了她的身世,知道她与顾家不对盘,“空降”而来也只是孤身一人,没有外援。否则,她若是真正的“千金大小姐”、“关系户”, 这人未必会觉得她挡路,巴结讨好还来不及。

  一开始,罗谦的确是讨好她的, 后来知道了些什么,态度变化微妙。

  大概是在今年七月左右。

  顾迟溪捋清了时间线,事情的来龙去脉也更加清晰。

  邹鸣进去了, 罗谦也快, 短短半年内, 公司没了两员大将, 从另一角度看损失不小,提拔谁还有待考量。

  她与温柠谈论起这件事。

  傍晚七点半, 顾迟溪还在办公室, 温柠飞完航班回来, 去食堂打包了四个菜提上楼,两人坐在休息室的桌子边一起边谈边吃。

  “你觉得我师父怎么样?”谈到一半,温柠提出了想法。

  “他比罗谦晚来一年,资历什么的比罗谦更老,也算是看着公司成长起来的。我感觉他人很好,很负责任,反倒是飞行部的任总,好像不管事一样……”

  顾迟溪给她夹了一块花菜,笑着说“这是徒弟在推销师父吗?”

  “不要——”温柠拒绝了花菜,“因为公司里除了你,我就只跟我师父联系多一点,其他人都不熟。随口一说吧,最后还是你们自己决定。”

  顾迟溪又把花菜夹回自己碗里,不小心带走了她碗里一片水煮肉,“嗯,暂时先考虑。”

  温柠挑眉,忽然起了玩心,夹起一根配菜豆芽给她——这是顾迟溪最不爱吃的。

  果然,她摇头。

  温柠还是把豆芽放在她碗里,但下一秒,连同那块鸡中翅一起夹了过来,放自己碗里,得意地抿着嘴笑。

  像只偷腥成功的小猫。

  顾迟溪忍着笑,把餐盒里最后一个鸡翅也夹到她碗中,“都给老婆吃。”

  “开玩笑啦——”温柠给她夹回去。

  最近顾迟溪忙,回家都很晚,而温柠这个月的航班全部被她调成了白天的时刻,早晨出门,晚上回来,作息变得规律了。她一个人在家无聊,索性过来陪顾迟溪。

  主动聊起公司的事,顾迟溪也不瞒她,虽然她不是很懂这方面。

  “现在公司还是负债状态吗?”温柠啃完了鸡翅,小声问。

  顾迟溪摇头“在盈利。”

  “哦,那就好。”

  “不过,财报很难看。上个季度营业收入三十七亿,净利润才一亿多。这个季度应该会增加一点,但是……”她停下来,忽然想逗一逗温柠,便露出一副凄惨艰难的样子,叹了口气。

  “也许连年终奖都不够发,要我自己掏腰包,唉。”

  温柠眉头一皱,“啊?”她夹起来的水煮肉顿在半空中,“我那份就不要了吧。”

  “为什么?”

  “你的是我的,我的也是你的。”她下意识道,说完,空气突然安静了。

  顾迟溪目光柔和地望着她,眼底掀起一丝细微的涟漪。

  温柠愣住,回味着自己说的话才反应过来,心像是被自己电了一下,酥酥麻麻的,红了脸,“我……我是说……”

  “嗯?”

  “我是说我不缺那点钱。”

  “真的是这个意思?”

  温柠嘀咕道“不然你以为是什么意思……”她低下头,将水煮肉片送入嘴里,佯装专心吃饭。

  一贯的口是心非。

  顾迟溪没有揭穿,轻笑道“逗你的。”

  “?”

  “发工资和年终奖当然够。”

  温柠“……”

  又被套路了。

  温柠微抬下巴,瞪了她一眼,伸筷子抢走了方才还给她的鸡翅,“罚你没得吃。”

  顾迟溪眼里的笑意渐深。

  “看你,笑得这么开心,很有钱是么?那我要十倍年终奖,给不给?”

  “给。”

  别说十倍,一百倍都给。

  机长职级的年终奖至少有二十万,往年,温柠拿到钱,还没捂热乎就还了债,每天都在想象着无债一身轻的自由日子。可是现在,她反而觉得无所谓了,嘴上说着,心里并不在意。

  “开玩笑,我才懒得要。”

  “嗯?”

  “本富婆不稀罕。”她张嘴咬了一口鸡翅,故意吧唧吧唧吃得很香的样子,给她看。

  顾迟溪伸手戳了下她的额头,瞥见杯子空了,起身去倒水,替换掉温柠面前的空杯子,“鸡翅偏咸,喝点水。”

  “嗯。”

  吃完饭,顾迟溪去处理工作,温柠把餐盒、桌面收拾干净,在落地窗前站了一会儿,坐到沙发上,看着办公桌后面的人。

  两台电脑同时开着,顾迟溪手里还捧了一个平板,不知在看什么。

  腰板挺得笔直,坐姿很好看。

  她专注的时候,脸上没有丁点儿表情,皮肤似冷白的玉,长长的睫毛像一对蝉翼,栖在她眼底,许是口红颜色浅的缘故,冷淡疏离的眉目间融入了一点柔和气息,有种勾人的风情。

  温柠目不转睛地看着,脸颊微微发热。

  很小的时候,她就被这张脸“勾引”了,大庭广众之下说出“结婚”,闹了笑话。其实那会儿她根本不懂结婚的真正意思,以为只是和喜欢的人永远在一起。

  她当然想永远和漂亮姐姐在一起。

  冥冥中,像是命运牵引着她们,从陌生到熟悉,从离别到重逢,童年的戏言成了真。

  温柠情不自禁弯起了眼睛。

  她拿出手机,举起来,悄悄对着专注工作的顾迟溪拍了一张,不料,那人恰好抬起头,撞个正着。

  “柠柠?”

  温柠尴尬得头皮发麻,急中生智道“啊,我在自拍。”

  “是吗?”

  “……嗯。”

  顾迟溪莞尔一笑“记得等会儿发一张给我。”

  “……好。”

  “下周末是冬至,”她沉吟片刻道,“我们要不要去看叔叔阿姨?”

  温柠愣了一下,滢亮的眸子霎时蒙上了一层灰,半晌,她放下手机,点点头“嗯,去。”

  冬至是祭祖的日子,以往每到这个节气,爸妈就会带着她回老家,扫扫墓,吃饺子,而自从家里出事……她已经给爸妈扫墓四年了。

  见她情绪低落,顾迟溪放下了平板,起身走过去,“柠柠……”

  “嗯?”

  她抱住了她。

  冬至前,江城基地的揭牌仪式如期举行。

  几乎同一时刻,顾迟溪得知了东元航空明年三月将进驻洛城的消息,在她意料之中——对家以为环亚明年五月才开设江城基地。

  三个月的先机,足够适应。总部先抽调了一批人手去江城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