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67章 第 67 章(1/2)
被迫成港黑少主的我只想拿诺贝尔奖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直到结束的那一刻, 鬼杀队的人还没能反应过来。

  鬼舞辻无惨……竟然就这么死了?

  满眼所见的全是岩浆, 只有一个永远在向外喷涌岩浆的火山, 不分天地、不分昼夜……那难道就是传闻中的阿鼻地狱吗?

  产屋敷耀哉对于鬼舞辻无惨的死亡感觉最为明显——他那已被治愈的身体忽然感觉到什么束缚被打破的感觉,那玄冥的感觉告诉着他这是萦绕在他们家族血脉中的诅咒被解开了。

  而他对那位卯之女神大人的身份定位似乎也有了更进一步的认知。

  ——天之御中。

  他没忘记那位大人困杀鬼舞辻无惨时所说的文字。

  天之御中主神的确不同于三贵子中的月读命, 甚至也不是伊邪纳岐和伊邪那美这两位父神母神级别的存在。天之御中主神,那是开天辟地以创世界的至高大神。

  产屋敷一族因为诅咒的缘故听取神主的意见世代与神官一族通婚,产屋敷耀哉因此也耳濡目染了解了不少神道知识。天之御中主神在日本神话里存在感不强,是因为它是犹如宇宙、阴阳这样基本的元素一样的抽象存在。名字是有力量的, 也是最简短、最直接的咒语,所以有关的神明名字是不能随意用的……那位卯之女神大人的力量,怕是比他们所能想象到的最强的程度还要强大。

  鬼杀队的人被太宰望月带回到了原来的土地上。

  红色的月亮已经不见了, 天上的月亮现在还在向中天之位攀升的路上,颜色已经比刚才明亮了不少。

  夏日的凉风还像之前一样清凉柔和,但受着清风吹拂的人们的心情已经与之前截然不同。

  在太宰望月从空中落到地面的时候, 鬼杀队的人已经在地上跪了一大排,从上望下去只有一排齐刷刷的发顶。

  这一次站着接受他们郑重的大礼,太宰望月没有气弱,而是坦然地受了他们的感谢。她也被这气氛所感染, 神情愈发如神明一般庄严肃穆。

  她目光冷静地看向面前鬼杀队的人——鬼舞辻无惨死了, 她对蝴蝶忍的契约条件已经完成了,接下来就该轮到她了。

  她用着公事公办的语气平静至极地说“作为让未曾订立过契约的我降临于此的代价, 召唤我来此的圣杯已将它的全部能量补偿给了我, 所以圣杯的所有权如今在我。这一点现在没有争论。因为圣杯归属于我, 所以蝴蝶忍召唤我至此的请求——将祸乱人间千年的鬼舞辻无惨消灭——将由我来完成。如今我已经为她达成愿望, 而与之相对,蝴蝶忍也要完成我的愿望。”

  请神降临的代价是什么?

  一般人会想到的都是以生命为代价吧。

  但即便如此蝴蝶忍脸上的微笑也始终不变。

  ——当看到杀死了姐姐香奈惠的童磨在她眼前坠入岩浆底时,她感到了一股从灵魂深处升腾上来的超脱感。她自从目睹姐姐被童磨杀死的那一刻就无时无刻不在思考着要杀死童磨。如果没有卯之女神的帮助,她大概用同归于尽的方法来杀死童磨也死而无憾。

  而且这次在她面前死掉的不仅是童磨在内的六个上弦月,就连鬼舞辻无惨也一并被终结。哪怕用这区区一个微薄的肉身作为降神的代价她也能含笑九泉。

  “我的愿望暂且不说。——作为违规召唤我降临的代价,仅是一个圣杯仍然不足,所以我要求你们为我做一件事情。”

  “就如能量的流动永久守恒,有得也必定有舍,这个等价交换的规则铭刻在世界法则中的,只要还在这世界里,万事万物都必须遵守这个规则,所以哪怕非我需要,我也必须向你们提出这个要求。”

  产屋敷耀哉面容严肃,决心哪怕没有代价的约束也无论如何要达成卯之女神大人的要求,因为这是灭杀鬼舞辻无惨的神明的要求。

  产屋敷耀哉“您请说。”

  太宰望月停顿了好一会儿,这才缓缓说道“二十年内,日本将会加入一场规模空前的世界大战,届时日本将会对东亚的多个国家发动侵略战争。”

  “——我不要求你们阻止这场战争,因为我知道这不是你们能阻止的事情。但是,蒙受我恩惠的鬼杀队所有成员以及子孙后代皆不可参加这场大战,亦不可从钱粮情报等任何途径帮助这场不义的战斗,你们所修炼的呼吸法不可出现在战场上。”

  “我在此定言,若有人将斩鬼之战上未曾折断的刀刃沾染上他国国民的鲜血,必将获十倍业报。此言以此方天地为见证。”

  “——是,我会约束鬼杀队上下所有成员遵守这一诺言。”产屋敷耀哉知道这件事履行下去的难度,别的不说,鬼杀队虽然不是官方承认的组织,但也是被官方高层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默认着的存在,若真发生战争,官方不会不觊觎他们这些成熟的战力。可虽然知道这些,但产屋敷耀哉仍然毫无动摇地应下了。

  太宰望月听到产屋敷耀哉没有一丝迟疑的态度心里稍感安慰,因而她的语气也温和了些“很好,那我与鬼杀队的因果可以就此完结。”

  “不过——除了蝴蝶忍的问题,我还有一个私人的问题要解决。”

  太宰望月垂下眼眸,看向那个白色刺猬头的不死川实弥。

  “——不死川实弥。”她语气平淡,“你的道歉我接受了,但是,作为害我被人当做恶鬼讨伐的元凶、作为冒犯我的人类,我要你对此付出代价。”

  不死川实弥表情沉稳,恭敬垂首的姿态丝毫不变,蓦地,他将一只手放到了刀柄上“那么卯之女神大人——请允许我切腹自尽,作为我冒犯神明的谢罪。”

  他对这样的结果并不惊讶,甚至也不觉得愤怒。在见证了这位卯之女神神明一样伟大的力量后,他知道他的行为对于这位卯之女神是多大的冒犯。而作为一名剑士,以切腹自尽来作为做错事的谢罪是从古至今流传下来的手段。

  但是太宰望月阻止了他“不,我不接受这种谢罪。我对你的性命没有兴趣,如果你死了那我所受过的委屈就没有偿还的人了!”

  不死川实弥忍不住有些呆愣地抬头看她,然后就看到她用无比冷酷的表情说出了对他的惩罚

  “你,一年不许吃萩饼。”

  不死川实弥“………………???”

  不只是他,鬼杀队的柱们一瞬间也变成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