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433章 口若悬河(1/2)
男人的江湖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梁惠凯本来想借看面相,诓说宋金花的男人还有当大官的命,这样也好提高她的自豪感,敲打一下她注意自己的行为,别坏了崔大福的名声。可说来说去,没想到人家还真有升迁的希望,只要宋金花的前男友官运不断,崔大福也会跟着芝麻开花节节高。所以当梁惠凯说起他们两口子有大富大贵之相时,宋金花马上深信不疑。

  这也好劝了,梁惠凯说:“既然姐敞开心扉和我说心事,那我也说句不该说的话,不爱听就当我没说。官场上有句话叫:慎于小者,不惧于大。既然崔哥前程无量,所以名声更重要,你要劝劝崔哥,不要随波逐流。工作呢,也别太当个事儿,无所谓好不好,四平八稳的就行。和人打交道一定要有选择,少而精为好,人多嘴杂,以免影响了他的升迁之路,那就得不偿失了。”

  看着宋金花认真在听,梁惠凯心里好笑,这么好骗?又说道:“虽然我人微言轻,但是站在局外人的角度上看,可能会有不同的视角。一个成功的男人背后,必然有一个伟大的女人,你就是他的门面,他能走多远,关键还得看你呀。”梁惠凯不是什么“高人”,但是宋金花只是个妇道人家,一直在乡下教书,也强不到哪儿去,何况喜欢梁惠凯不是?自然就听到心里去了。

  先前,宋金花不知道抽了哪根筋,也说不清自己是什么心理,忍不住把心中的秘密说给了刚见过几次面的梁慧凯。说完了不禁又有些后悔,但是见梁惠凯没有一丝轻视、轻薄她的意思,反而劝她好好经营这个家庭,顿时放心了不少,说道:“其实我倒没想过他当多大的官,能改善生活状况就好。但是人的欲望是无穷的,能往高处走谁不愿意呢?唉,我也说不好自己什么心情。”

  梁惠凯不知道他的玄外音宋金花能不能听明白,最起码眼前的表情严肃起来。见她若有所思,连忙说道:“姐,天不早了,你早点休息?”宋金花下意识的说道:“好,慢走。”

  走出崔大福的家门,梁惠凯终于松了口气。假设过不了崔大福媳妇这一关,他就不给你签字,那会怎么办?大多男人都期望自己的女人是贞烈的,遇到强权宁死不屈,可男人自己却好像没什么贞操,遇到这种情况可能比女人投降的还快,真操蛋!

  接下来要找林海签字,梁惠凯倒也不惧,揣了一个大红包,带上资料就去了。林海也痛快,马上签了字,说了些勉励的话。虽然送了不少礼,梁惠凯也高兴,林海这人总体上还是很正直,值得尊重。现在这社会,不做坏人就是好人,至于两袖清风的官恐怕比大熊猫还稀缺。

  县里的程序走得差不多了,就要到市里安全管理局进行审批、到环保局进行测评,梁惠凯这就抓瞎了。秦柯南是指望不上的,他的金矿现在还是无证经营呢!没办法,“上边没人”总是会心虚的,所以只能找金宏泰。凡事必求人,“上边有人”更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这也是国人的惯性思维。

  从林海那里出来,梁惠凯直接去了金宏泰的露天铁矿。说明来意,金宏泰想想说道:“我要是带你去呢,还是请客送礼,人家总把咱们当做一个商人来看。说白了,送多了咱们牙疼,送少了人家看不起咱们。这样吧,你直接找你哥去,这点事儿对他来讲应该是小事吧。”

  梁惠凯问:“大哥不是军队的吗?不是一个系统的,是不是为难哥呀?”金宏泰说:“你就放心好了,虽然不是他们的主管领导,好歹也是常委,这点面子还能没有?他们要是不给办,市里的一把手、二把手都会卖他面子,毕竟关键的时候那也是一票呢。”梁惠凯放心了,拉上两箱茅台酒,到市里后买了两条大熊猫,去了分区大院。

  金宏泰的儿子叫金石坚,取自:“石以坚为性,君勿轻素诚。”听金小芳和王冬冬说过,他哥是正儿八经的军校毕业。他的名字虽叫石坚,但从小就展露出天赋来,为人也极为灵活,用时髦的话讲,不仅智商高,情商也比较高。

  八九十年代还没有什么教育培训机构,但是金宏泰教育的好,别人的孩子放学了满地疯跑,金石坚却回家学习,所以从小学开始就出类拔萃,小学、初中都跳级,高中毕业时刚十六岁。他们班最大的一个复读生已经二十五岁了,每每逗他玩儿,让他喊叔。

  有人说寒门再难出贵子,这句话有一定的道理。过去金宏泰在钢厂上班,吃吃喝喝、拉拉扯扯的事儿听多了见多了,决定了金石坚比好多人会做事儿。军校毕业后,虽然他的年龄小,但是每年都会有进步。自从他爸开了矿,家里的条件更好了,也有了经济基础,所以很快就脱颖而出。王冬冬和梁惠凯说过,为了调回来他们家可是下了血本,买了不少金条,不仅调回来了,而且还提了干。

  在梁惠凯的童年时代,小伙伴们大都有军旅情结,看的最多也是战争片,什么《地道战》、《地雷战》、《平原游击队》等等,给每个人的童年生活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穿上橄榄绿也变成了儿时的梦想,甚至幻想着找地方造一个地雷、挖个地道、打一场伏击战……

  所以,梁惠凯也不例外,对军旅生活充满神往。但是听了金石坚的成长经历后,便没了兴趣,原来那儿也不是一片净土!不过,当梁惠凯到了军分区大院门口时,看着那迎风飘扬的五星红旗,看着岗楼下英姿飒爽的哨兵,竟然有些紧张,手心里直冒汗。

  不一会儿来了一辆军车,从车上下来一位士兵,“啪”的向他敬了一个军礼。梁惠凯有点发懵,不知道该怎么回礼,犹豫了一下没敢把手举起来,涩涩一笑说道:“咱都是年轻人,你别吓唬我好不?”那士兵嘿嘿一乐,说道:“我是首长的勤务兵,你跟在我车后走吧。”

 &